行业动态

行业信息(2019年11月15日)

    2019年11月15日   点击:
政策解读
 
行业信息(2019年11月15日)
※19省市已响应!药品集采扩围的变与不变
★E药经理人11月5日讯 截至目前,已有海南、广东、湖南、吉林、河南、甘肃、安徽、湖北等19个省市或自治区发文确定了“4+7”扩围结果执行时间。各省正在密集进行带量采购的准备工作,包括制定具体措施、搭建采购平台、加强医务人员培训等,2019年底到2020年初,将全面开始执行国家试点扩围结果。
        保证中选品种顺利入院并合理使用是决定带量采购全国扩围能否顺利实施的关键,多个省市明确优先使用中选药品,医疗机构不得以费用控制、药占比、医疗机构用药品规数量要求、药事委员会评审等为由限制中选药品进院。对不按规定采购、使用药品的医疗机构及不按规定使用药品的医务人员予以惩戒。
  对于约定采购以外的剩余用量,多个省份明确规定各相关医疗机构仍可通过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采购其他价格适宜的挂网品种。对于纳入试点扩围的25个通用名药品,同品种药品通过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生产企业达到3家以上的,在确保供应的情况下,药品集中采购中不再选用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
  也有一些省份基于本地化,属地化的管理考虑,在国家4+7扩围政策的落地措施上,配合出台了具体的落地细则。11 月 1 日,山西省医疗保障局发布《关于全面推进落实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扩围工作的通知》,山西省将于 2019 年 12 月 1 日全面落实“4+7”全国扩围结果及相关配套政策,采购周期为1年。对于非中选品种采购及支付标准,山西省明确规定,2020年底前,同一通用名未中选的原研药、参比制剂、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采购价高于中选价格,属于基本药物、医保甲类药品和抗癌药的,以采购价下调10%为支付标准;其他药品以采购价下调20%为支付标准;下调后低于中选价格的,以中选价格为支付标准。
  10月23日,江西省政府常务会审议通过《江西省落实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等重要文件。会议决定,全省所有公立医疗机构纳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扩大区域范围。鼓励医保定点社会办医疗机构、医保定点零售药店自愿参与。
  在回款方面,吉林省规定,为确保按时回款,医保基金在总额预算的基础上,由各市(州)医保经办机构用医保基金按辖区内医疗机构约定采购量的50%所需金额,预付给辖区内公立医疗机构,采购周期过半或合同量执行过半时预付剩余45%,最后5%周转金在完成合同量后用于清算。
※降幅不一 谈判消息存疑 该如何正确理解医保谈判?
★新浪医药11月14日讯 2019年11月13日国家医保谈判工作结束,意味着2019版国家医保目录最终完成。这场谈判不仅仅牵动医疗行业从业人员的心弦,也吸引中国亿万老百姓的关注,在如今信息量爆炸的时代,我们遇到诸多信息,也产生了一些疑问。
1.有的降5%,有的降50%,各方降价尺度不一
    这次医保谈判存在品种分类,续谈和新签约品种。首先,续谈品种主要为上一轮医保谈判已经降价品种,在此次谈判中如果希望进入新医保目录,则需要进一步确定意向支付价格,由于这些产品经历过一次价格大降幅,此次降价比例相对较低。其次,新签约品种属于具有临床价值和价格较高品种,此次价格降幅会比较大,同时也要参考周边国家价格和全球最低价。
2.某企业谈判品种,生产厂家有数个
    2019年8月20日国家医保局在吹风会上表示,在拟纳入谈判部分品种为对于临床价值高但价格昂贵或基金影响较大的专利独家品种。其中强调谈判准入门槛之一就是独家或专利品种,这也就表示所有谈判品种都应该为独家品种。媒体报道中某品种存在数个生产厂家,即使医保局纳入非独家品种。
3.品种增至150个
    有媒体报道目前品种增加至150个,从最近一次官方发布信息来看,谈判数量为128个,中间有22个之差。据医药经济报发布,2017­2018年按通用名计算,共计128个新药上市,10个已于2018年专项抗癌药谈判准入,18个新增2019年常规目录,70个新药进入此轮谈判,30个无缘准入。在此期间,医保局官方尚未更新对外发布谈判品种数量,亦有可能并非真实信息。
市场动态

行业信息(2019年11月15日)
※处方外流规模到底有多大?
★医药网11月12日讯 处方流转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先期流转的药品以门诊用药为主,包括常见病、慢病用药、新特药、肿瘤药等。虽然一些新特药和肿瘤药已纳入医保,但实际操作中仍面临“进院难”问题。一方面是因为“药占比”指标约束,很多公立医院为了完成“药占比”,尽量减少采购新特药和肿瘤药等高值药品;另一方面,这些药品存储成本较高,尤其是高值靶向制剂、单克隆抗体等特供冷链药品需全程冷链管控,长期存储这些药品会增加医院存储成本。若财政补偿不到位,或医疗服务价格不能及时调整,医院就不会采购这些药品,因此,这些药品可能会优先处方外流。
  根据2014­2018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3­2017年我国门诊药品销售金额呈现上升趋势,从2013年的1975.7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2810.7亿元,由于数据增长趋势呈现线性变化,因此,可据此进行预测。即使门诊处方外流比例为10%,2018年处方外流金额也能达到300亿元,若到2020年处方外流比例达到70%,那么处方外流金额可达到2430.8亿元。2018年药品零售终端销售额3919亿元,年均增长速度约为7.5%,由此可预测2020年药品零售市场可达到4529亿元,而处方外流金额则可达到整个零售市场的54%左右。
处方外流仍存壁垒
  在实践操作中,处方外流仍存在一定的壁垒,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院外药房能否和医院一样实现医保报销;二是社会零售药店的现状是多小散乱,多数还不具备承接处方外流的能力,自身药学服务能力不足和运营效率较低导致这些药店难以承接处方外流;三是伴随着全国集采稳步推进,医院的药品中标价格可能比药店更便宜,反而导致处方回流到医院。
  由此可见,目前处方外流只是打开了政策通道,而产业链上下衔接、各利益方盈利模式以及运营模式还会在实践中慢慢摸索,患者也要适应这种模式。在政策推动、市场格局变化中,那些积极主动承接处方外流的零售企业,会通过不断试错找到处方外流承接方式和盈利模式,其他传统零售企业可能会在等待中慢慢失去处方外流的市场机会,最后可能会黯然退出药品零售市场。